02.19 清早 上班路上

人生中可能只有极少数的时间长度是可以在所谓“自由“的状态下度过的,说起来就是那十几个,或是几十个瞬间而已,和那些漫长的忍受,反复的妥协相比不足一提。但我愿意经历忍受和妥协,只为那些高光时刻而活。只有那些时刻我是真正活着的,只有那些时刻时间与世界真的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