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终于把今天要干的活干完了,边走边拿手机打字。今天和Zoë 去了一家东南亚风格的瑜伽馆,练完我俩出来 周身都散发着沐浴露迷之好闻的香味,对视的时候眼神都幸福平静地迷离着。在练其中一个动作时候,五十多岁的英国女老师说,要善待你的一双腿和一双脚,加强它们的力量,它们将会支持你走遍这个世界。

世界好大呀,最近最想去威尼斯的双年展,法国巴黎和南部,美国西,还有重返西班牙。都是奔着美术馆去。回国一周倒计时,心里想的不是收行李还是把伦敦剩下没看的展都集中看了。

最近听广播上瘾,什么都听。发现毕业了终于离开了万恶之源政治系,结果自己习惯性点开的不是各大媒体的foreign relations 就是politics weekly… 听多了还发现不论英美主持人都反中得过分,以前没觉得现在就想拿小棍把他们都打下去。不因为反中,而是因为说的话不正确。不过谁又能确保我是正确的?……(无底洞话题)

给老爸四十九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封信,今天午餐后在图书馆写的。其中我重点庆祝了他即将在一年之后知晓自己的天命。我倒是希望我也快点知道我的天命。

黑子和苏克力去了波兰,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London – krakow 机票即将作废。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给航空公司白白扔钱,我将放鞭炮礼花大肆庆祝。

我希望我可以一直跑下去。Lola, Run! 

晚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