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和 ?

妈妈开始催着我的长大了。今天和她通话,她聊起什么悠悠地拿半认真的语气说了句:‘二十二岁多了还在玩日记这样的事情。’倒是爸爸圆了场。我可以在别的地方长大,可是这儿,这一小寸地方,我不允许他人指责侵犯。就像你皱起眉头两个小山峰中间的那一块凹陷。

今天去大英博物馆打算看 Hokusai,没承想票竟然售光了。之后所有的预订票都没了,要早上早起排队去买当天票才可以。于是扎进了书店里,把好看的书看了个够。就像雨天必做一样。看了一本建筑史的书,开心终于可以把neoclassicism 之后的 Gothic Revivial 到 art nouveau 之间做个平滑过渡。又读了好多pattern books, textile patterns, history of tiles之类的,看着心痒痒的都想买,太沉了只得作罢。但是终有一天都会被我搬进小屋去。想着以后设计海报的时候就可以借鉴图样了。又看了点艺术史的书,今天觉察到自己一点小变化,开始对单个艺术家的整个创作史感兴趣,以前好像没有过。于是回家开始好好看马奈了。

回想自己的大学四年,读了点什么呢?好像读了点古希腊罗马史,读了点欧洲现代史,读了点社会学理论,读了点political science, 读了点东欧政治与社会,看了点俄罗斯电影,读了点欧洲现代剧本,读了点发展学,读了点北欧地理,读了点台湾政治,最后写了篇捷克斯洛伐克的结构主义建筑全当毕业论文,其他什么都没干。想来也是挺惆怅的,就这样毕业了,依旧一窍不通,网倒是撒得挺广的,这可不在我本来的计划之内。

我感到了长大的压力,也感到了自己要长大的决心和趋势,可这需要时间。拔苗苗不长。

我身体里好像总有两个人在起伏占领高地。一个向内,一个向外。我并不知道这场分裂何时为止。可能是和我高中时期疯狂迷恋一个双子座ab血型的女孩有关。我并不是双子座。也不是ab型。

希望左膝的疼痛早些好,我就可以重新用脚占领跑步机。

晚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