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h h


今天见到 Grace,在国王十字火车站。小小的一个人晒得红黑,快快地跑过来,和我拥抱了一个又一个。说话也是快快地,眼睛径直望进你的眼。送她上火车的时候她忙着说,问你爸爸妈妈好,外公外婆好…我心里为这几乎不怎么听到的老套的问候方式压得软软的。

晚上看麦子的博客,好像把自己这几日周身环绕着的浮躁的空气都一点点推走了。有的时候诱惑太多了,人总是被诱惑牵着走。可是诱惑带给人的快乐短。不持久。持久的快乐又和痛苦和矛盾相伴。需要浅薄的诱惑,也需要适可而止及时打住。

今天和甘雅讲起自己几日前给伦敦一个社创NGO做research 的感想,甘雅大老远从印度发来十几条长达一分钟的语音,给我解惑。喜欢甘雅常常就为了她这股劲儿,让人无法拒绝,谈起热爱的事,不,谈这个字表达不出她的热情,应该是‘像是瞬间倾盆而降的大雨一般向你砸来’。我们约好在暑假之后好好聊社创,印度的实习,和其他很多很多。我已想好放进我的 With With With Project.

今天 LSE City Design 的同学们在fb上成立了一个group,发现大家从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来,开普敦,智利,纽约,哥伦比亚,西班牙…我已经不能对九月份即将开始的研究生再兴奋一点了。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因为努力得到了它,所以开心。也是一个到目前越思量越喜欢的选择。城市是个谜。

想做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啊。要一直不枯竭才行。

晚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