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计时两日。


已经是今天了。再过不到四十八个小时坐飞机,完成一年一次的迁徙。这几日已经日夜颠倒,自动调整成北京伦敦两不沾时区。今天最后一次GD课,从圣马丁慢慢走出来,坐地铁。天黑的很厉害,记得五周前第一次下课时候,天还是大亮着。那时候走去舞蹈学校找跳舞的小竹,和她一起说说笑笑着走去电影院前的冰箱前,买一杯巨大的蓝色人工色素冰沙。坐在落地窗前,她吸着冰沙,我画她。然后十一点过半慢慢吞吞地各自回家。走在路上时候,心静静的,好像一个夏天可以拉到一个世纪那么长。黄昏和秋天一样,永远不会来。

可是黄昏来的越来越快了,于是我开始渴望回家,回到北京抓住今年夏天的尾巴。北京还是烈日,想到这儿就觉得安慰一点。伦敦的夏天已经快要结茧了。妈妈说,我什么也不要你带,我只要你回来。多浪漫主义的话呀。黑子说,幸亏我这周要去波兰,否则不知这周要怎么过。我连见黑子的裙子都选好了。我们即将开始两年一日的狂欢。

在这儿收全世界的信,回北京开始给全世界寄信。王乐水说,因为你我习惯了寄信。黑子说,有你在我就还有个寄信的地方。今年夏天认识了紫石,我下意识习惯性的给她写信,像是去机关盖章,正式确定我俩的朋友关系一样。

今天晚上回家很累很累了,却不想睡觉也不想看什么。于是拿出冰箱里的唯一一颗生菜和两颗鸡蛋开始煮饭。打散鸡蛋的时候大脑出神,突然意识到上次做相同的动作大概是半年前。看着生菜在水里翻滚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安静,都在掌控之中。后来又开始做课上没有做完的作业,本来是书的封面,被我扎了个洞拴了根绳变成了挂起来的装饰。

晚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