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


一连几天都没有更新。回国第一次产生水土不服症状。睡眠,饮食,甚至呼吸纷纷不适应。这种不适应让我自己也有点窝火。之前听说别人回国生病,自己还会想,天哪至于吗。我这次竟然中招了。

今天是实习第一天。还有一个小时起床。前几天一直长睡不醒,今天估计是睡够了五点睁眼。有点兴奋,见到新的人,学到新的事情,尤其是和城市规划有关的事情。想天天加班。只是说说而已哈哈。

见了黑子,我俩在阳光下走了好多路啊,新买的鞋子一直磨我的脚。去看孟京辉中间我们俩睡得香极了,最后看不满全程就出来了,决定还是各回各家早点睡觉。我们又说了好多有的没的,具体不表。

和老爸老妈在家里喝 Sake,喝爽了又捣鼓出来一堆下酒菜出来当宵夜,自己的皮下脂肪与日俱增。和妈妈在伦敦玩得好好的,回北京竟然要磨合了。估计到了她的地盘,一切都得在她的掌控之下才可以。我还是得再学着乖一点,不能太 rebellious。

倒是爸爸展现出惊人的耐心。尤其是我一次又一次向他诉说我对于职业走向的困惑和世界构成的烦恼。他一次一次耐心地听,解释,还要发誓自己是以一个 mentor,并非 dad 的角度为我解答。老妈一度听到烦厌不止。可是爸爸竟然没有说我,而是说妈妈缺乏对年轻人的耐心。

现在想想,爸爸在我从小到大其实一直展现了惊人的耐心,在我每一次做得不那么好的时候鼓励我,给我空间让我再试一次。最记忆犹新的可能是每次数学考试前,我紧张地说,爸爸我要是考不好怎么办。他每次都大手一挥:“考不好算什么,不及格才酷。考不及格我请你吃大餐。”我每次都真的瞬间就不紧张了。尽管数学也一直没有起色。后来每一次我在伦敦向爸爸哭诉的时候,爸爸都在电话那头给了我无限的靠山。

昨天晚上,我早早进屋睡觉,爸爸在客厅看完电视,拿着电扇来到我的房间,把电风扇的转盘对向我的房间,自己前前后后试了好几次,确保我躺在床上可以感受到风。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感动,我在白天里和他们聊天时候曾经开玩笑说,爸爸下次在工作上再忍不住想跟下属发火,就瞬间把他们的脸脑补成我的。妈妈当时笑着说,那就管用吗?爸爸说:“那我就会变得没原则了。”

没原则。我就喜欢别人对我没原则。这真是我最喜欢的三个字。

早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