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这件事本身特别无趣。

手机里没有别的照片。所以只能接着借黑子的图。

白日摄入咖啡因过多正好让我把刚才胡思乱想的东西记下来。

记得那天见闫漪,良久,我突然平白无故地冒出一句话:

“我已经好久没有思考过我自己了。我厌烦了也累了。终于。”

过去的至少五年里,”两个我”就像一个魔咒一样缠着我,在这五年的绝大多数时光里,我热爱这个魔咒,渴望被它捆绑。记得骗子说,没有什么人像你这么 self-conscious。

实话是,当时我听了是满意自己这样的。

可我能感到最近的变化。不自觉地,我思考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近似于零。我开始把看世界的时候,挡在眼睛前的那副叫做自我的镜片一点点挪走。

这个意想不到的变化是我开心的。我感受到它的好。我更开放了一些。宽容了一些。不再总是时时刻刻焦虑心情紧张。我发现了意料之外和顺其自然的好。

我发现少一些预判是好的。少一些 self judgement 也是好的。

从另一个角度讲,我活的更投入了。

不再陷入一个自己给自己搭建的人模。

困了。晚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