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勇气患上抑郁症。


我有很多没有勇气做的事情。比如不和家人联系到台湾住一年。比如百分之百随直觉与天性选择职业和专业。比如与社会隔绝。

它们都是因为我不敢让自己的天性太过猖狂。大二第二个学期天天下了俄罗斯哲学课跑到对面书店的四层看宗教看哲学,然后面向马路的小窗子凝视路上走过的人群。在过早沉下去的夜色里走回家,咕咚咕咚灌下能让我微微迷幻的红酒之后开始为Dostoevsky 笔下的地下室小人物做辩护。我竭尽全力说服教授他本性善良。

那段时间我去冥想,去发呆,去写下长长短短的句子。我陷在真空的状态,拒绝与人交流,和朋友不再联系。我觉得自己处于崩溃边缘。但不自知这是abnormal。直到春天开始,Essay 交掉,我才抬头看一看天。

这段日子让我惧怕再回去。尽管它塑造了一部分的我让我再回不到从前。尽管我会随口当笑料一样把它讲个别人听。可我骨子里对自己产生了或多或少的惧怕。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变成这个样子,且不需花费什么力气,只要像真空小人一样活着。

因此我再也不敢随心所欲地释放。我不敢痛苦。我害怕痛苦。我感到自己的弱小。我无法承受太多的痛苦就会碎掉。

但是我又厌恶快乐带来的轻浮。

我不知道该如何平衡。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定要做出选择。

要去见朋友了。就这样吧。

One thought on “我没有勇气患上抑郁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