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管动笔 写下去。

伦敦十一月底的天气总是驱赶着人回家。越来越早就暗下去的天光,捉摸不定的晴雨,我总是很害怕寒冷,和体重增减没有相关。半个月前我就围起厚厚的围巾,在图书馆还可以当作披肩。上周五晚上和同学站在街心公园里喝冰冷的啤酒,脚底冻的要不停的踏来踏去。嘴巴里讲着我要回家,同学说,不许你回!我说,这是多么专制的一批人!他们乐了,说,你才知道。

最近总是心神不宁。不是坏的那种,是隐隐约约觉得什么要到来了。却不知道是什么。最近半强迫着半自然而然地感到自己踏入下一个阶段。说不清楚。晚上睡不着,睡着了也常常半夜醒来。身边的人好像又在来来去去,就像踏进下一班船。我很害怕,自己会 survive 这一次吗,尽管我知道这样想很傻。我的脑子里总是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怪东西。

可我决定要更加诚实的面对自己了。或者说,不是更加诚实,而是看到了认清了真实的自己之后,也别躲,接着。坦然地伸出手来。做什么事情心里最踏实呢?其实兜转来去还是诚实地处事。今天看到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家要来英国了,心里兴奋的不行,给潇潇发微信问,潇潇,我想给这件作品写评论,能在哪儿发表?潇潇说,写了再说。真是一针见血啊。我有这样真诚的朋友。是我的幸运。

最近我认识了两个新女孩。都是我喜欢的。可是友谊建立初期我的不安总是如影随形。现在想想人不会一点阴影都没有的。从小学到高中我的经历让我对友谊充满了依赖又不安全的复杂情感,骨子里特别需要朋友主动地让我知道我的重要,否则就会不由自主地怀疑自己。可另一方面我又会忍不住主动地向喜欢的人表达好感,这更加剧了我的不安全。奇怪。怎么摊上这样种性格。

可能因为写字太容易袒露一个人真实的思想,内心,过往经历和背景了吧,不太有很多人愿意写字。或者说,不太喜欢让旁人看到自己日记类的文字。其实我也是怕的,总觉得自己写出来的话,看到了恨不得就删掉。怎么会怎么傻。但是今天得到一个结论,就像我画出来的不能再丑的画一样,我可能只得写,然后骂着它的糟糕继续写下去。我也决定这次说什么也要把评论写出来,不能再干打雷不下雨。

这是潇潇的功劳。以此为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