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notes打了好长的一段话 不吐不快。

#好久没有敲过这么长的字#

昨天跟朋友聊天 她随口说了一句 Jenny好像你人生的重心就围绕着自己够不够 deep 展开。

我当时没有怎么多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昨晚到今天 脑袋里一直是我们昨天的对话。

我又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候读昆德拉的感受。当时自己觉得,自己的人生好轻,觉得惭愧,想人为的给它加一些重量。

于是去学政治 社会学 想让自己直面黑色的背景墙。

但是学了很多之后觉得无力 觉得一个人再了解政治体制 再了解政治之间的博弈 都没有办法以一己之力改变社会 同时政治形态上的事情太复杂了 我没办法说民主一定就是好的 也没办法说中国什么时候应该废除一党制 政治中有太多无解的问题 它让二十岁不到的我觉得无力 自我无用。我变得很不快乐,甚至有段时间觉得自己就像患上了抑郁症,就像尖锐的刀片面对海绵网。刀片也变得软弱。

于是我想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我想看到事情实实在在地发生改变。我去读城市,想关注极小极小的尺度,小到一条街,一座房子。这对建筑师可能是稀疏平常的,但对动辄就对国际局势和ideology transformation大加评论的政治系学生 就像是把脚深深地插进泥土里,把脑袋深深地潜进水底。

但是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性格天生敏感,也或许之前不快乐的回忆太过牢固,我下意识地逃避着很多沉重的话题,不喜欢再把触角往政治的方向伸。甚至一次和一个学艺术史的女孩聊天,我及其“政治不正确”地说,艺术本来就是美的,不该有政治掺杂进来。那时候的我就是物极必反最好的例子。

后来自己慢慢给自己松绑发生在自己意识到,Politics can be Politics with the small ‘p’,我才开始以极其极其缓慢的速度,和过往的经历和解。缓慢到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但是昨晚和朋友聊天,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我的“天真”上来。我somehow觉得,这个印象自青春期起,就没摆脱过我,无论我如何努力地摆脱它。以各种方式 。

不过最近很多事情都在把我催熟,让我不得不往下一个阶段继续走。是无奈又开心的感受。Normalize很多事情,making lots of things normalised within one’s thinking system 在我看来就是成熟的表现。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段话前前后后有什么联系。或许本身就没有。或许我只是想确定 自己还是有沉入水底,承受重量的能力。或许不是现在。但是会有这样一天。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