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workload感到神经痛真的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去年写毕业论文时候两个星期基本没回家,吃睡在图书馆,最后逼急了凌晨三点从家走到图书馆写论文。当时以为自己从今往后任何压力都受得住了 现在想想就是胡扯。只想哭,真的哭,或者骂人,只为发泄,不为别的。我也没逼到这份上过。

过去两个星期不记得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冰箱只有我的一格是空的,除了一瓶牛奶一瓶红酒一瓶红酒醋什么也没有。头发也没有空剪,衣服今天终于抽空洗了一次。垃圾食物已经吃到胃痛。那天晚上回家有时间煮一次西兰花和鸡蛋吃已经觉得幸福的要哭了。

我以前看别人抱怨压力大都不能代入,我现在真的真的真的懂了。我现在坐在地铁上到脸,分明就写着,别跟我说话。

好可怕。一会见了组员,我也不想说什么话。她们也一定很累很累了。我只想说,活儿呢,给我。

和两个三十岁的工作狂女人一起工作,让我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属性。刚刚还在看Joan Didion的纪录片,还在想,真想成为这样的女人。

女人真可怕。工作的女人更可怕。就像雌雄同体。强大的让人觉得可怕。了不起的可怕。不对,这样本身就把自己代入masculine 视角了。算了。留点精力一会干活吧。

到了纽约,请先让我在张智宇的炖排骨里大睡两天。这个degree结束,我要休息半年谁也别拦着我。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