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的倒数第五日 及 新年快乐

一连多日不写日记,好像在等一个时刻,一切都在等待,手指在等待,心境在等待,双腿双脚双臂都在等待。

今天好像是那个恰当的时刻。一早就有缓缓的意识。昨晚睡得不早,清晨却意外地早早醒来。脑子里好像时不时产生几个句子,弯腰系鞋带的时候,在冰冷的地铁站焦急等待下一班 C train 的时候,满眼是 Time Square 广告霓虹灯心生厌烦恨不得快点走掉的时候,回到家坐在电热上仿佛烤炉火一般温暖的时候。

照照照片儿,读读书,看看画,写写字,赶赶路,画点插图,喝杯咖啡,啃颗苹果,时不时拿Bagel, Soba 或 Preztel 填满一次肚皮, 这仿佛就是我最近生活的全部。和张智宇住在一起,每天面对彼此,好像也还没有发生分歧和矛盾,相处愉快。去费城找黑子,阿姨和苏克力度周末,也是开心的。在纽黑文住在紫石的学生宿舍里,耶鲁的本科宿舍真是像住进古堡里,比牛津剑桥哈佛给我的印象都好。在纽黑文的短短不到两日让我有十分惊喜的感觉。看哪儿都喜欢,走到哪儿都是‘哇,这也是合我胃口的’这样的感觉。好久没有对一个地方产生这样的好感。纽约这次反而让我感到 overwhelmed。陈熙尧开车带我去了 Fire Island 看灯塔。我爬上了人生第一座灯塔,还看到了很多只鹿。单纯地看到好看的 Landscape 会让我产生巨大的愉悦感。觉得自己被占据了。短暂忘掉自我的感受是难得的快乐。

画画仿佛也有一点长进。可以坐下来慢慢画桌上的牛皮纸袋,相机,咖啡杯,和铅笔盒了。也可以在因为肚饿去买三明治结果错过火车发车这样的恼火时刻静下来画对面等车的男人等待下一班火车回纽约。苏克力给自己的爸爸写了一篇动人的散文做生日礼物,我给他画了一副小插图。之前练习了好几次局部,最后画出来的成品业余至极,但也到了我的能力巅峰了。之前跟黑子说要给她画一幅画像当礼物,我没忘,还在慢慢积累。

我还是又想起之前暗恋的法国男孩儿有一次在课上开小差儿和我说的话;Jenny, you will become a writer and a painter.当时我眼睛里一定是闪着无法言语的亮光,但心里想到的是他真是太抬举我了。我现在竟然敢大胆地想一想,诶,尽管 ‘家’ 称不上,但当一个写字的人和一个画画的人,说不定还真没准儿呢。

对啊,快 23 的人,还可以想一想 ’长大之后‘ 的事儿,这很不真实,有点虚晃晃的幸福感。

脑子里有故事想写出来,但是不敢发布出来。小时候不懂得谨慎的道理,开了一个又一个博客或者公众号,就像自己夸出的一次又一次海口,现在都在原地张着大嘴嘲笑我。现在学乖了。不会再这样了。也懂得了等待,积累,耐心的道理。

言归正传,今天是 2017 的倒数第五天,马上要 2018 年了,自己马上要连 22 岁都称不上了。第一次有了 ‘自己不再年轻’ 的感受。从现在起要开始当自己的灯塔了。迷失的船只总是习惯性地望望远处,期冀有灯塔顶端发射出的光。我不太期冀这些光芒了。之前说,希望能有一棵树,自己去哪儿回头总有落脚的地方。现在也不太想了。什么树啊灯塔啊,这些充满权利阶级色彩的比喻,还是自己当一棵树吧,自己结出果实来,压弯自己的腰。

祝,新年快乐,我的忠实的读者们(尽管只有五个哈哈哈)。

佳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