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降一场大雨在深圳。

Photo on 19-06-2018 at 14.16.jpg

来广东一个星期整。今天第一次见识什么是突降大雨。虽然上周也赶上两次下雨,但还不至于大到落不下脚。太久没有在北京居住,以至于已经忘记北京的雷电雨是不是也是这样毫无征兆。星巴克的 semi-open space 完美的制造出一个 ‘frame’ 的效果,屋子里的人与窗外的景观仿佛很近,但并不会被雨水淋湿。而我坐在空间的最后一排,更像是在观看一部有远景,中景,近景的电影。

从来没有觉得深圳这么湿过,屋外的雨雾好像已经飘到我这里来了。星巴克杯子上挂着水珠,屋外飘着水珠,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里仿佛都藏着呼之欲出的水珠。

雨又刷地一声停了。完全停了。坐在我前面的人都慢慢起身走出了画框。一切都恢复到二十分钟前。头顶的风扇还在一架快一架慢地转着,对面的人还在读着大部头的书,纸杯瓷杯塞满了桌面的空间。雷声还是很大很大的,轰隆轰隆,越过耳机里的音乐钻进我的耳朵里来。

我也要继续做事了。这次来调研,仿佛突然把自己扔到一个alien place,不至于 hard to navigate,也不至于太熟悉到一切依照惯性行事。因此一切都开始变得playful and fun to observe. 人们的长相,神情,行为,口音。道路、街区与建筑的形状。植物的分布与生长。南方茂密的植物让我有留下来的冲动与欲望。

独立生活,又有人可以想念。这是我当下认知中的理想生活。伦敦的雨是怎么下的呢?我快要记不起来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