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nowhere else to go.

IMG_8504.jpg

我常常觉得我的眼睛就是镜头,他们帮我捕捉一切这个世界上有意思的事情。人们的表情,和熟人见到时候打招呼寒暄的神情,男人帮女人清理脸上脱落的眼睫毛,手碰到女人脸的一瞬间,女人所表露出的表情中掩藏着的复杂情绪。每一个人的神情,动作,走路方式,面对他人与世界的方式,都透露出他的背景,内心,过往,一切都没有办法隐瞒,一切都在我的眼里变得无处遁形。

或许这是为什么我选择一半的时间里摘下隐形眼镜,像一个盲人一样招摇过市。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放松的,仿佛相机的开关关掉了,我可以选择当一个钝感人。否则,只要我的视力良好,我就忍不住,忍不住去观察一切细微的瞬间,人们望向我的那一刻,眼睛是大胆的,麻木的,迷惑的,友好的,还是好奇的。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事情不可以被解释,例如科学家做研究做到最后也无法也无法解释,艺术家的一些杰作的瞬间是如何被创作出来的,那是永恒的迷局。我费尽心思去捕捉那些我认为值得捕捉的瞬间,可是被错过要比最终捕捉到的多太多太多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现实生活永远比representation神奇的原因吧。一切再大都大不过真实的世界。可是什么是真实的世界?一切都是constructed entities,世界就是真真假假混合在一起的。我现在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是前几天在帮好奇心写稿子时候顿悟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和媒体,或者说关于representation and reality 的争论和解了。我意识到一切都是主观的,带有立场的,却也是展现了真实的一部分。没有人可以触碰到最极致的真实。哪怕是易先生把阴茎粗暴彻底地插进王佳芝的身体里,征服她的身体,彻彻底底地征服,也没能彻底看清眼前这个女人。Vice Versa

所以我们要去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段关系吗?不是的。我觉得人的一大特质就是拥有agency,可以主动去选择自己要选择的东西。我选择不怀疑身边的人,我选择在说出每一句话的时候不加隐瞒修饰,确保它在我的价值体系里是真实的,这就够了。

我觉得最近很累,我的身体仿佛也被拖住了,不再active,我一度很害怕,也很恐慌。仿佛自己要把自己失去了。我曾经最引以为傲的自己的部分就是永远积极活跃的身体与性格。因此昨天和kf打电话时候我哭了。我忘记是为什么哭,但现在想来我觉得就是对很多变化的恐惧与未知。记得我那天去参加游行时候,身处新闻现场里,拍完照片之后,我觉得很累很累。不是physical的累,而是整个人像被占据了一样,所以我要逃离那个现场。还有刚刚去看书店看摄影集,我彻底被占据了,然后竟然感到有些呼吸急促。这些体验在之前我会觉得there is something wrong,但是现在我逐渐明白这是我的一部分,就像我在吃东西时永远没办法和面前的人进行通畅的对话,只想专注在眼前的食物;而与人聊得火热时会兴奋地吃不下东西;就像我开心的时候会忍不住在地上打滚在街上跳起来;我的身体和大脑可能被紧密地连结在一起吧。

我开始慢慢接受很多事情。我以前以为自己了解自己,其实我不够了解自己。而或者说因为人是持续改变的,因此我要接受每隔一段时间就重新接受自己这个事实。而这段时间,我觉得我开始接受自己又进入了一个向内观望的时期。就像大二那年的我,就像那个混乱的我。我想三年前的我之所以过得混乱,不是向内观望这件事情本身出了错,我在过去三年把所有罪责都放在了‘being introverted, being contemplative’这件事情上,但现在看来是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向内观望的体验,我不会该如何处理这个状态。就像第一次骑车,第一次写作,第一次做爱的不知所措一样。但尽管我是那么suffering,我也在之后承认了自己在那段时间内所获得的:我觉得我在那一段时间实现了一次重组,and a ‘re-found’ (what is the proper word?) of myself. 我变得不再畏惧being different, or being more seemingly different from other people in my course, and regained lots of confidence from within. I guess now is my second chance of regaining more confidence from within. Looking into my inner soul and analysing it, discussing it with myself and my most intimate ones, and trying to figuring out what is the next step for me. Thinking in this way, I no longer feel scared and anxious, yet more calm and feel more power. I guess I need to accept that people all have different life paces. I had a pretty long adolescence and now I might need to accept that I have an above-average long self-exploration period. Or, my life may just be a process of self-exploration. Before I did not understand some artists say they use their creative works to find themselves. I found the logic behind quite problematic: it is a denial of adulthood responsibility and a rejection of growing up. But now I feel aligned with these people simply because now I feel exactly in the same way. 然后我明白了人生很多是不允许你选择的,比如我从来没有选择当一个这样的人。但是我成为了。神奇地。很多东西work out, 很多东西不work out. 去抓住那些work out的事情,遗忘那些不成的事情。不成的事情就不是你的。就这么简单。

然后我觉得我又明白了很多事情。关于与朋友的相处。我不再自大的认为两个人之间会有存在一个人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的影响会比反之更大。不会的。一定是平等的。这适用于一切关系。the more intensive the relationship goes, the more influences both party get from it as well as the other person, in an absolutely equal way. 我记得我有一个朋友和我说,她在很早就选择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也有另一个朋友在她年轻时候跟我说,我要做一个很酷的人。我记得我当时问她,什么是酷呢。她也说不上来。我觉得人活着无知很重要,甚至有时候比有知重要。这个世界变得这么糟糕很多时候就是有知的人太多了。或者以为自己有知的人太多了。

所以我很珍惜身边那些无知,或者不自知的朋友。她们真是这个世界的宝藏。突然很想给张智宇打个电话。我走了。拜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