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为树木希林女士写的悼词。

在旅行期间就看到这篇文章被朋友转发,当时觉得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样子的话的,旅行中很浮躁也就没有点开来看。昨天晚上回到家里莫名地极度困倦,睡到了今早九点半还仿佛意犹未尽。 然后开始慢慢地起身,煮咖啡,吃东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要处理的事情,不知怎么又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这次无意识地就点进去看了。 是一篇节选,因此先看到了 “去年春天我请您出演《小偷家族》的时候,尽管剧本还没写好,您爽快地接受了邀请。我做好了您半途拒绝的思想准备,同时对您的态度感到欣慰又有些不可思议。杀青的3月30日你来到事务所,给我看了您的全身扫描片,显示癌症转移的小黑点,布满了全身的骨骼。医生已经告诉您,还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您告诉我:“这是我最后一次参演你的电影。”我知道您来日无多,但是那一天还是这样快就到了,我不知该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我后悔让您演了一个死在电影中的角色,但这也许是天意,要我与您相遇、与您合作、虽有些轻率,却在电影里先让我与你道别。希林女士莫非也是因为如此才接受了这个角色?” 这个段落。 毫无征兆地开始啜泣,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我还没有看过小偷家族,不知道希林女士原来饰演了一个在电影里死去的角色。但是看到是枝裕和说,我后悔让您演了一个死在电影里的角色,但这或许也是希林女士接受这个角色的原因时,我实在忍不住地感到悲伤,为了出乎意料的巧合。 记得前几日看VOGUE ITALIA 主编 Franca 的纪录片,导演是她的儿子。整部电影Franca都被塑造成一个先锋,自我,生机勃勃也野心勃勃,想要冲破一切社会的白线活出自己的女人。记得有一个采访是导演问 Karl Lagerfeld,如果有一天 Franca 离开 VI 会怎样?Karl 说,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不考虑这种事情。Marina Abramovic 评价她说: 'this kind of people don't quit. They work until they die.' 话音一落,下一个镜头导演交代出 Franca 在几年前因病去世的事实。那一瞬间,我也感到了这种悲伤。只不过当时没有现在这样强烈罢了。 现在平静下来,以一个写作者身份看待这篇悼词,又觉得这是一篇写得极好的回忆录。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看到时候会感到这么剧烈的情感震动吧。当时心里的感受是,只有真挚的人才可以写出这样的文章。也只有真挚的感情才值得这样的记录。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但是最开始想写这篇日记的缘起其实是 —— 每过一段时间总是会无来由地想大哭一场,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哭泣对我来说仿佛是一种发泄,一种清洗掉前一段时间身上落下的灰尘,污垢,同时让我想清楚自己到底在追寻些什么,想要做什么,想要因何而活,以什么姿态活着的契机。(这样想自己也是活的很literal了哈哈。下雨时就伤心,天晴时就开心,困或饿的时候就发脾气,兴奋时候就想跳起来或者翻跟斗,喜欢树就想去拥抱树,哈哈)。记得上一次哭泣,是大约一个多月快两个月前,原因也是看到一个触动自己的视频,尽管室友坐在旁边自己很不好意思,还是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还边想跟室友讲自己的感受,于是哭得更厉害。 而刚刚那一次哭泣,又起到了这样神奇的效果。在我尽情哭泣的几分钟里,我仿佛又看到了一个全裸着身子,站在世界中心的自己,眼前是一望无边际的平地,我仿佛可以走到任何一个方向去。但又不会慌张不知如何选择,因为知道如今的自己想要走到哪里去。 哭泣真是一个奇妙的行为。以后可以做一个小调查关于,人们为什么哭泣,上一次哭泣又是什么时候。 是否有什么失去的东西呢 再见了 昨日的我啊 闭上双眼试着呼喊 就能见到曾几何时的你。 嘿,听着啊,我还记得噢 嘿,我说啊,绝对不会忘记哦 仿佛有谁在呼喊我似的 然而回过头又看不到你 嘿,听着啊,我还记得噢 嘿,我说啊,绝对不会忘记哦 噢,当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的时候 只有你 始终对我深信不疑 曾经梦想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呢…